• <nav id="w088u"></nav>
    <menu id="w088u"></menu><menu id="w088u"><tt id="w088u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w088u"></menu>

    独家对话尹同跃:新势力迫使汽车行业向互联网靠近

    时间: 2021/03/11
    来源: 《中国企业家》

    面向未来,尹同跃代表表示奇瑞要变成“双T”的企业。一要学习丰田(Toyota),把汽车做好。二要学习特斯拉(Tesla),拥抱未来。

  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王玄璇

    编辑|马吉英

    摄影|邓攀

    “汽车市场是个大蛋糕,大家都想参与进来。市场竞争多一个竞争对手和少一个竞争对手影响不是特别大。中国乒乓球打得好,是因为中国打乒乓球的人多了。”3月9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尹同跃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独家采访时表示。

    2020年对于汽车行业而言,是极具挑战的一年,也是行业变革中的关键一年。

    受疫情影响,上半年全球汽车行业按下“暂停键”。下半年,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和政策推动,中国汽车市场逐步复苏,成为全球汽车行业中恢复最快的市场之一。全年汽车销售达2531万辆,同比略微下降1.9%。

    与此同时,造车新势力告别生死线、特斯拉在华建厂开始交付,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闯入这一行业,传统汽车公司尝试推出高端电动车的全新品牌——市场被搅动起来。

    2020年,奇瑞实现73万辆总销量,同比略微下降。不过在出口方面,2020年奇瑞实现出口11.4万辆,连续18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,在疫情中逆势上涨18.7%。

   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稳定增加汽车、家电等大宗消费,取消对二手车交易不合理限制,增加停车场、充电桩、换电站等设施,加快建设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。

    在尹同跃代表看来,中国汽车行业的恢复及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付,“企业减税降费2.5万亿,这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帮助非常大”。

    面向未来,尹同跃代表表示奇瑞要变成“双T”的企业。一要学习丰田(Toyota),把汽车做好。二要学习特斯拉(Tesla),拥抱未来。“汽车以后是物理世界+虚拟世界的结合体,变化太大了,我们现在必须要迎接这件事情的到来,挑战我们的极限。”尹同跃代表说。

    今年两会,尹同跃代表带来了九项议案建议,涉及车载芯片、中国品牌企业出口、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等问题。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尹同跃代表还就科技公司进入汽车行业、造车新势力的发展、特斯拉对中国汽车行业的影响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  以下为尹同跃代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独家专访的对话内容(有删减):

    自主品牌出口进入高速增长时期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哪些内容你感触最深?

    尹同跃:去年有百年不遇的疫情,安徽又有百年不遇的大水,在这种情况下,GDP还实现了2.3%的增长,非常了不起。同时,给企业减税降费超过2.5万亿元,这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帮助非常大。另外,今年是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总理对汽车也非常关注,我们在这方面还是要加大自身的发展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报告中提到要稳步促进汽车消费,在这方面你有哪些具体建议?

    尹同跃:奇瑞金融公司对终端消费、对经销商、对用户的金融支持都非常大。汽车金融公司都是类金融,不是银行,前两年有一些城商行出现问题,对类金融也管控收紧。我这次呼吁不要一刀切,具体企业要具体分析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要把国内市场做大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,而且恢复得最快,增长得最多。同时,汽车出口量开始增加。希望国家重视中国汽车出口问题,在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关税自贸区谈判时,把汽车作为重要的品类纳入进去。因为其他国家之间一旦签订自贸区协议关税协议以后,我们跟别人就不是同一起跑线,马上就不行了。

    在疫情期间,奇瑞国际市场开拓人员大量在海外,我们也希望中国外交部的使馆人员能对他们有更多关怀。

    在国际物流方面,有时运不出去,“一箱难求”,希望能提高物流水平,最终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。

    在政府采购方面,现在通行的政府采购用车标准是双18,而且指定要求是轿车。自主品牌做大尺寸轿车的比较少,多是SUV。SUV和轿车在价格上处在一个水平,就是造型不一样,只要控制住排量、控制住价格,没有必要限制是轿车还是SUV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通常自主品牌不太关注政府采购,你这个议案背后的考虑是什么?

    尹同跃:地方政府都喜欢用地方品牌的车,但我们所在的地方政府买其他品牌车,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大尺寸的轿车,政府限制不能坐SUV。政府限制主要怕高消费,没有必要限制车的类型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也提到出口,过去一年中国车企出口时遇到了哪些新的挑战?

    尹同跃:中国自主品牌出口已经进入高速增长时期,车企都在大举进入国际市场。出口的比重足够大才是汽车强国的重要标志。过去奇瑞出口哥伦比亚的情况很好,后来哥伦比亚和日本、韩国达成贸易协定以后,关税没了,我们还有35%的关税。类似情况还很多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去年国内汽车出口呈下降态势,奇瑞全年出口汽车11.4万辆,同比增长18.7%。取得这一成绩的关键是什么?

    尹同跃:去年国外很多4S店疫情严重时也不允许开门开业,疫情好转才能开业,奇瑞的海外工作人员抓住每一个窗口期。另外,在销售上进行创新,网上销售,送车到家。最重要的还是产品竞争力起来了。今年1、2月份奇瑞出口量都是100%以上增长,但还受到物流和芯片的影响,不然增长率会更高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芯片短缺问题对奇瑞造成了多大影响?

    尹同跃:1月份市场实销9.7万辆,我们只生产了7.8万辆,影响了接近2万辆,而且影响的都是附加值高或技术含量高的产品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预计这个问题还会持续多久?什么时候会缓解甚至完全解决?

    尹同跃:就目前情况,可能有几个月时间会缓解。汽车的需求也是水涨船高,以后对智能座舱的需求越来越大,软件包不断升级,芯片需求不断升级,可能现在解决了,过两天又出现新的问题。我们希望供应商在芯片方面要早做准备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如何看待去年汽车市场的销量?2020年奇瑞完成了73万辆的销量,你如何看待这一成绩?

    尹同跃:去年一、二季度4S店基本不怎么开门,在武汉的零部件工厂也不开,零部件供应不上,工厂生产不了,市场也销售不了,非常悲观。一开始以为销量要下降15%~20%以上,实际上下半年追回来了。加在一起与上一年基本持平,略微下降。

     

    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出现根本性变化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在向智能化和新能源化转型升级过程中,奇瑞如何解决科技人才问题?现在一些车企会采用和科技公司合作的方式,奇瑞是否会采用这种方式?

    尹同跃:奇瑞在研发上布局比较早,过去说技术奇瑞,现在把技术的方向转向新能源汽车、智能汽车。我们一方面在国外布点,利用全球的生态资源,招人或者是在当地设研究机构。其次,在上海、深圳、南京设立了一些研究机构。第三,我们与华为、百度、腾讯有很强的合作关系。还是要利用社会的资源,互联网时代就是共享,用不着重复做一些事,大家要协同和共享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前段时间吉利和百度成立合资公司,你如何看待这个合作?

    尹同跃:我们跟百度的合作也非常深、非常早。百度第一次参加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,当时亮相的自动驾驶车辆就是奇瑞QQ。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合作,至于是资本的合作还是技术层面的合作,形式不一样,但是合作的深度不会受太大影响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如何看待百度等科技公司进入汽车行业?

    尹同跃:汽车市场是个大蛋糕,大家都想参与进来。市场竞争多一个竞争对手和少一个竞争对手影响不是特别大。中国乒乓球打得好,是因为中国打乒乓球的人多了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科技公司进来,对车企来说会带来哪些机会和挑战?

    尹同跃:我现在内部提出的口号,奇瑞要变成“双T”的企业。一要学习丰田(Toyota),把汽车做好。二要学习特斯拉(Tesla),拥抱未来,用互联网的思维让用户参与生态搭建。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是扩大企业的边界,用户在哪,我们企业边界就到哪,真正打造以客户为中心,客户全程参与的开发体系和制造体系,让我们的产品成为一个活的产品,不断地去满足客户对互联网生态的要求,也不断地满足客户个性化的定制要求,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定位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去年年底奇瑞跟华为宣布合作,那时外界猜测是否奇瑞会再推出一个高端电动车品牌。现在很多自主车企推出独立的高端品牌,你对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?

    尹同跃:公司有一些战略还没有完全对外公布。我们有自己的战略,比如星途品牌的方向就是高端自动驾驶和长续航里程的新能源汽车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今年还有一个议案,建议L3级别自动驾驶在低速场景下进行积极探索,为什么提出这一议案?

    尹同跃:L3从法律上是个分界线,我们认为要真正大面积地使用的自动驾驶,还需要在技术、法律上不断完善。低速情况下一些特定工位可以实现自动驾驶,比如矿山、码头、货场,我建议法律要支持。这也能帮助我们实现自动驾驶的数据积累。

    另外,目前国内十几个城市都有自动驾驶的试验区,但还没有互认机制,所有试验区都要跑一遍,浪费太大了。工信部速度很快,今天跟我联系说,目前正在完善相关法规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现在包括自动驾驶在内的软件服务业成为一些车企的盈利点,卖车不赚钱,靠软件来赚钱,您怎么看待这个趋势?

    尹同跃:这肯定是趋势,以后从靠卖车赚钱转向卖服务赚钱,卖软件升级赚钱,这是商业模式根本性的变化,这也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巨大不同点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奇瑞在这方面会加大投入和研发吗?

    尹同跃:这将是我们研发投入的主要方面,我们公司有个智能汽车事业群,专门做软件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今年以来自动驾驶领域吸引了很多投资,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尹同跃:是好事,投资就是资源,如果有更多的资源进到这个行业,会加速行业进步。

     

    造车新势力

    迫使我们向互联网企业靠近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认为造车新势力今年会有什么样的发展?

    尹同跃:这些人都是英雄,都是勇者,希望他们成为中国的马斯克。现实里不会有那么多人成功,成功毕竟是有限的,我希望他们好运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新势力的崛起,对中国汽车行业有什么影响?

    尹同跃:他们会迫使我们向互联网企业靠近。我们现在也在反挖互联网思维的人,改变我们传统汽车的思维。现在很多造车新势力的人也在传统汽车行业挖做基础工作、做体系流程的人员,补充他们的短板。我们可能在软件定义产品、软件打造生态方面,也要向一些互联网企业学习,很多造新势力创始人背景都是互联网,他们的思维方式值得我们学习。我们一定要跳开汽车来看汽车行业,来做汽车行业,用互联网改变百年产业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可以举几个例子,谈谈思维方式的转变吗?

    尹同跃:我们内部总结得太多了,传统汽车和现在的汽车是不一样的,传统汽车过去都叫产品要做好定型,现在呢?现在产品出去后只是一个初级产品,产品在使用过程中不断改变,产品是活的。过去靠硬件迭代,现在是靠软件快速迭代。过去汽车是个孤岛,现在汽车和互联网世界已经融为一体了。汽车以后是物理世界+虚拟世界的结合体,变化太大了,我们现在必须要迎接这件事情的到来,挑战我们的极限,改变我们自己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认为特斯拉对中国汽车行业产生了哪些影响?

    尹同跃:很多人觉得特斯拉是很凶悍的对手。我们觉得它很了不起,但也没那么可怕,我们还是向它学习,也愿意和它竞技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有分析师预测特斯拉今年市值会超过万亿美元,您觉得这会给行业带来更大的冲击吗?

    尹同跃:我们对它的市值研究得比较少,资本市场最关注这个情况,现在很难说未来资本的走向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汽车产业正在发生变革,富士康等代工企业未来在汽车产业中会扮演什么角色?代工模式会不会更普及?

    尹同跃:我没有特别研究这件事,也不是很关注他们。汽车行业一直都是很热闹的行业,进出都很频繁,有进来的也有出去的。作为一个好的乒乓球选手,希望跟更多人练手,这样大家球艺才能更高,才能走出国门,在世界上拿冠军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你认为今年汽车行业会发生哪些变化?自主车企在今年还会有什么机会和挑战?

    尹同跃:分化会更加明显,好的会更好,差的会很难生存。会有挑战,新进来的也会多,我还是觉得做好自己的事。

     

    《中国企业家》:2021年,你对奇瑞有哪些期待?

    尹同跃:增速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奇瑞1、2月份的市占率每个月都在提高。

    德扑圈app